關於我們

加入好友

日本知名威士忌品牌 

品牌名稱 蒸餾所

所屬集團

山崎威士忌

Yamazaki

山崎蒸餾所

三得利 Suntory

響威士忌

HIBIKI

山崎蒸餾所 三得利 Suntory

白州威士忌

Hakushu

白州蒸餾所 三得利 Suntory

知多威士忌

Chita

知多蒸餾所 三得利 Suntory

品牌名稱 蒸餾所 所屬集團

余市威士忌

Yoichi

余市蒸餾所

一甲Nikka

宮城峽威士忌

Miyagikyo

宮城峽蒸餾所

一甲Nikka

竹鶴威士忌Taketsuru

調和威士忌品牌 一甲Nikka

品牌名稱 蒸餾所 所屬集團

輕井澤威士忌

Karuizawa

輕井澤蒸餾所

(關廠)

一番裝瓶

羽生威士忌

Hanyu

羽生蒸餾所

(關廠)

秩父裝瓶

Ichiro’s Malt

秩父威士忌

Chichibu

秩父蒸餾所

Venture

Whisky

品牌名稱

蒸餾所

所屬集團
駒岳威士忌komagatake

信州蒸餾所Mars

本坊酒造Hombo

岩井威士忌

Iwai

調和威士忌品牌

本坊酒造Hombo

越百威士忌

Maltage

調和威士忌品牌

本坊酒造Hombo

明石威士忌

White Oak

明石蒸餾所

江井島酒造

日本知名威士忌蒸餾所分布圖

A.山崎蒸餾所(Yamazaki)

B.白州蒸餾所(Hakushu)

C.知多蒸餾所(Chita)

D.余市蒸餾所(Yoichi)

E.宮城峽蒸餾所(Miyagikyo)

F.秩父蒸餾所(Chichibu)

G.信州蒸餾所(Mars Shinshu)

H.明石蒸餾所(White Oak)

日本知名威士忌蒸餾所分布圖
日本知名威士忌蒸餾所分布圖 日本知名威士忌蒸餾所分布圖

HOME

關於日本威士忌蒸餾所

山崎蒸餾所

Yamazaki

所屬集團:三得利Suntory 

山崎是三得利開設的首家威士忌蒸餾廠,建於1924年,以製作單一麥芽威士忌為主。山崎標誌中的「奇」與「壽」相似,暗含三得利的前身「壽屋」代代相傳的理念。1984年,在建廠60周年時,酒廠第一支單一麥芽威士忌山崎12年誕生。

山崎的一大特點是使用各式各樣的蒸餾器,日本的酒廠之間通常不會像蘇格蘭一樣通過交換原酒來塑造想要的風格,因此需要通過不同造型的蒸餾器來製作出更多元風格的原酒。通過不同原酒的選擇,山崎成功做到令不同年份酒款擁有鮮明的風格,比如12年帶有成熟的果味和淡淡香料氣息,18年更偏飽滿圓潤,25年則是酒廠最為深邃而複雜的體現。

在橡木桶的使用上,除了波本桶與雪莉桶外,山崎還會使用日本特有的水楢桶(Mizunara),並發布限量水楢版本酒款。

自2003年起,山崎25年和18年幾乎橫掃國際威士忌大獎,再加上90年代經濟不景氣時期酒廠雖未停產,卻也降低了產量,導致現在原酒量嚴重不足,現在連最基礎的12年也變得一瓶難覓了,近些年,酒廠也開始效仿蘇格蘭,在無年份酒款上做文章了。

山崎威士忌主力酒款:

山崎10年,山崎12年,山崎18年,山崎25年,山崎年份酒

山崎收購,收購山崎,收購山崎威士忌,山崎威士忌收購,收購日本山崎,日本山崎威士忌收購

HOME

白州蒸餾所

Hakushu

所屬集團:三得利Suntory

在山崎蒸餾所建成50年後,1973年,三得利以釀造新口味威士忌為目標的白州蒸餾所誕生了。1994年,白州單一麥芽威士忌上市。位於森林之中,白州的水源來自日本山梨縣甲斐駒山頂流下的的雪融水,相對製造蘇格蘭威士忌用水的硬度在100-40之間,白州用水硬度僅為30,這是產自這裡的威士忌口感清洌爽滑的關鍵。

和山崎一樣,為了讓原酒的種類更豐富,白州蒸餾所擁有6款12個不同形狀的蒸餾器。不同的是,白州的技術革新更大刀闊斧,風格也更簡單直接。

白州也有25年、18年、12年以及無年份酒款,涵蓋從無煙燻到重度煙燻多種風格。

白州主力酒款:

白州10,白州18年,白州25年,白州年份酒

白州收購,收購白州,日本白州收購,收購白州威士忌,白州威士忌收購,收購日本白州,日本白州威士忌收購

HOME

知多蒸餾所

Chita

所屬集團:三得利Suntory

知多蒸餾所是三得利旗下的穀物威士忌蒸餾廠,生產的原酒一直用作調配之用,近幾年也開始獨立裝瓶推出單一穀物威士忌。

三得利旗下還有調和威士忌,最早製作的白札(White),迎合日本人清淡口味的角瓶(Kakubin),還有新推出的季(Toki)和於拿過許多國際大獎的響(Hibiki),包括30年、21年、17年和無年份款。

知多主力酒款:單一穀物威士忌

收購知多,知多收購,收購知多威士忌,知多威士忌收購

響威士忌(Hibiki)主力酒款:,

響30年、響21年、響17年,響12年,響無年份款。

收購響,響收購,收購響威士忌,響威士忌收購,收購日本響,日本響威士忌收購

HOME

余市蒸餾所

Yoichi

所屬集團:一甲Nikka

余市蒸餾所以生產酒體強壯、擁有濃厚煙燻味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而聞名,由首位在蘇格蘭學習威士忌蒸餾技術的日本人竹鶴政孝建立。竹鶴政孝也是山崎蒸餾所的建造者之一,他後來因理念不合離開了山崎,並於1934年在與蘇格蘭氣候相似的北海道建立余市蒸餾廠,1940年,第一批余市威士忌在硝煙中誕生,公司也正式定名為一甲。

余市蒸餾所從蘇格蘭進口麥芽,並採取了從完全不採用煙燻到重度煙燻的多種處理方式。此外,酒廠至今依舊採用石炭直火的蒸餾技術,因此在酒香中會帶有一點點的焦香。加上余市寒冷天氣的先天優勢,讓威士忌可以在桶中緩慢的熟成,造就出余市強勁厚實但又不失細膩優雅的口感。

余市威士忌包括余市20年、15年、12年及10年,這些年份酒已經在2015年宣布停產,由無年份酒款取而代之。

余市威士忌主力酒款:

余市20年,余市15年,余市12年,余市10年,余市年份酒

余市收購,收購余市,收購余市威士忌,余市威士忌收購,收購日本余市,日本余市威士忌收購

竹鶴收購,收購竹鶴,日本竹鶴收購,收購竹鶴威士忌,竹鶴威士忌收購,收購日本竹鶴,日本竹鶴威士忌收購

HOME

宮城峽蒸餾所

Miyagikyo

所屬集團:一甲Nikka

宮城峽蒸餾所建立於1969年,與余市蒸餾所形成鮮明對比,宮城峽的大部分麥芽沒有經過煙燻,所有蒸餾器形狀一致,大體積,並且擁有巨型底部和細蒸餾頸,與竹鶴政孝曾在蘇格蘭工作過的朗摩蒸餾廠(Longmorn)中使用的蒸餾器非常相似。

正因上述這些原因,相對於口味厚重飽滿、帶有強烈煙燻味的余市威士忌,宮城峽的作品風格就顯得輕柔了許多,擁有非常清爽、純凈的口感。

和余市一樣,宮城峽的年份威士忌同樣於2015年停產,現在市面上只能看到無年份版本了。另外,酒廠還有兩個科菲(Coffey)蒸餾器,用來釀造穀物威士忌Nikka Coffey Grain Whisky。

此外,一甲集團還創立了調和麥芽威士忌品牌竹鶴(Taketsuru),包括25年、21年、17年和無年份版本,在國際品評會中斬獲不少獎項。From the Barrel則是一支更親民的酒款,因經過橡木桶陳年後便直接裝瓶,沒有過濾環節而得名,其四方型的小巧瓶身也非常可愛。

宮城峽威士忌主力酒款:

宮城峽15年,宮城峽12年,宮城峽10年,宮城峽年份酒

宮城峽收購,收購宮城峽,日本宮城峽收購,收購日本宮城峽,收購宮城峽威士忌,宮城峽威士忌收購,日本宮城峽威士忌收購

HOME

秩父蒸餾所

Chichibu

所屬集團:Venture Whisky

說起秩父,不得不提到已經關閉的知名酒廠羽生(Hanyu),因為兩家蒸餾所都是由清酒世家肥土家族建立。

同許多酒廠一樣,羽生也沒有逃過90年代蕭條經濟的打擊,被迫於2000年停產。2004年,肥土家族傳人肥土伊知郎帶著羽生留存下來的400多桶原酒回到了故鄉秩父,在當地建成了秩父蒸餾廠,一邊釀造新的威士忌,一邊將羽生的原酒裝瓶上市,其中就包括現在賣到天價的羽生撲克牌系列。

秩父並不是單純的複製羽生,這是一間小型的酒廠,擁有年輕的團隊,大部分員工曾在輕井澤工作過,因此令這裡與輕井澤有了不少相同之處。比如使用小型蒸餾器,秩父陳年用的酒桶也是各式各樣,有意思的是,所有酒在進桶前都要過一遍日本特有的水楢桶。

秩父主要以無年份威士忌為主,這主要是因為酒廠原酒的陳年時間的確不夠,不過其品質在年輕威士忌中算是佼佼者,包括The First、Chibidaru、The Floor Malted和Port Pipe等。

收購秩父,收購秩父威士忌,秩父收購,秩父威士忌收購

HOME

信州蒸餾所

Mars Shinshu

所屬集團:本坊酒造Hombo

Mars信州蒸餾所建成於1985年,是目前全日本海拔最高的威士忌酒廠,高度近800米。其實本坊酒造早在 1949 年便取得蒸餾執照,並在鹿兒島建立了首座威士忌蒸餾所,主要生產調和威士忌。1985 年信州蒸餾所成立後,位於鹿兒島的酒廠便被關閉,設備及原酒也被轉移過來。

Mars信州蒸餾所與竹鶴政孝有淵源,酒廠顧問岩井喜一郎正是派遣竹鶴政孝前往蘇格蘭學習的人,竹鶴政孝回國後,將從蘇格蘭學習到的知識撰寫成冊交給岩井喜一郎,而這份記錄正是本坊酒造建立蒸餾所的藍本。

90年代的經濟危機同樣對酒廠帶來衝擊,令酒廠自1991年開始停產,此後的 19 年中,酒廠不再運作,只是一點點把熟成好的原酒裝瓶並推出市場。直到2011年,Mars信州蒸餾所才重新開始釀酒。

信州蒸溜所的出品以單一麥芽威士忌駒岳(komagatake)最為有名,由於停產近20年,原酒庫存所剩無幾,該系列的高年份酒款都已經停產了,偶爾推出的一些限量版也大多是瞬間被搶購一空。

酒廠在2014年推出了重開後的首支作品,陳年3年的Revival Vintage 2011,後續又相繼推出使用新酒和老酒調和而成的無年份單一麥芽威士忌系列Nature of Shinshu,如龍膽(Rindo)和小彼岸櫻(Rohiganzakura)等。

另外,酒廠還有岩井(Iwai)和越百(Maltage)兩個調和威士忌品牌,其中當屬Mars Maltage 3+25最為出名,名字所表達的意思是其原酒曾在鹿兒島蒸餾所陳放3年,後又移至信州蒸餾所靜靜度過了25年的時光,所以是一支28年威士忌。酒廠在重開後本來只是想通過這支酒試探一下市場反映,沒想到卻一炮而紅,只可惜現在也已經停產,能喝到的機會越來越小了。

收購信州,收購信州威士忌,信州收購,信州威士忌收購

HOME

明石蒸餾所

White Oak

所屬集團:江井島酒造Eigashima

很多人都認為山崎蒸餾所是日本首家威士忌酒廠,其實不然。早在1919年,江井島酒造旗下的明石蒸餾所已經取得了蒸餾執照,不過直到60年代才開始商業化生產威士忌。

江井島酒造以釀造清酒起家,清酒的釀造具有季節性的限制,卻也給予其拓展燒酒及威士忌產業的便利。酒廠威士忌的蒸餾方式是在燒酒的方法上改良出來的,因此非常有本土個性,清淡而微妙。另外,除了波本桶和雪莉桶外,酒廠還會使用自家的燒酒桶來陳年威士忌原酒,這也使得其非常有本土個性。

收購明石,收購明石威士忌,明石收購,明石威士忌收購

HOME

輕井澤蒸餾所(關廠)

Karuizawa

輕井澤蒸餾所由美露香集團(Mercian)成立於1955年,是日本最小、最特立獨行的蒸餾廠,不惜重金從蘇格蘭進口的大麥(與麥卡倫使用的同一品種)和泥煤,並且使用大量的雪莉桶做熟成,這樣的高成本之下,酒廠的產量卻並不多,最終導致酒廠無法生存,2000年便停產了。

2007年,麒麟集團收購了美露香。遺憾的是,麒麟並沒有讓輕井澤恢復生產,只是將這裡的原酒拿去給旗下的富士御殿場蒸餾所調配用。 

後來麒麟集團索性將看似「累贅」的輕井澤徹底關閉,酒廠剩下的幾百桶原酒被酒商一番公司(Number One Drinks)全數買去,並在每年發售一些限量酒款。誰曾想,這些威士忌一上市便大獲好評,立即陷入供不應求的狀況。過硬的品質、稀少的存量,再加上喝一瓶少一瓶的緊迫感,令輕井澤漸漸被歸為藝術珍品之列,成為拍賣會中藏家的競奪目標。

收購輕井澤,收購輕井澤威士忌,收購輕井澤能,收購輕井澤藝妓,收購輕井澤恃,收購輕井澤年份酒

輕井澤收購,輕井澤威士忌收購,輕井澤能收購,輕井澤藝妓收購,輕井澤恃收購,輕井澤年份酒收購

HOME

羽生蒸餾所(關廠)

Hanyu

羽生蒸餾所由建立東亞酒造的肥土家族創立於上世紀40年代,1983年開始專門生產威士忌,2000年因陷入經濟危機而停產易主,2004年被新的擁有者關閉。當時,酒廠剩下的大約400桶威士忌原酒被東亞酒造創始人之孫肥土伊知郎買下,存放在笹之川酒造(Sasanokawa)。 

2004年,肥土伊知郎成立了Venture Whisky公司和秩父蒸餾所,除了釀造秩父威士忌外,他也開始將羽生留存的那批原酒裝瓶,以Ichiro’s Malt為名上市。其中有一個系列非常有意思,是以撲克牌為靈感設計酒標的54支酒款,與輕井澤一樣,這些酒款在上市後便受到了瘋狂追捧,在拍賣市場已經炒到天價。

羽生威士忌收購,收購羽生威士忌,收購日本威士忌

首購羽生,羽生收購,日本威士忌收購

HOME 

日本威士忌各品牌主力酒款 列表

品牌名稱 日本威士忌主力酒款

山崎威士忌

Yamazaki

山崎純麥威士忌 山崎威士忌10年
山崎威士忌12年 山崎威士忌18年
山崎威士忌25年 山崎年份酒

響威士忌

HIBIKI

響威士忌 響12年威士忌
響17年威士忌 響21年威士忌
響30年威士忌

白州威士忌

Hakushu

白州威士忌 白州重泥煤威士忌
白州12年威士忌 白州18年威士忌
白州25年威士忌

知多威士忌

Chita

知多單一穀物

品牌名稱 日本威士忌主力酒款

余市威士忌

Yoichi

余市威士忌 余市10年威士忌
余市12年威士忌 余市15年威士忌
余市20年威士忌

宮城峽威士忌

Miyagikyo

宮城峽威士忌 宮城峽10年威士忌
宮城峽12年威士忌 宮城峽15年威士忌
竹鶴威士忌Taketsuru 竹鶴純麥威士忌 竹鶴17年威士忌
竹鶴21年威士忌 竹鶴25年威士忌

品牌名稱 日本威士忌主力酒款

輕井澤威士忌

Karuizawa

Noh 能系列

Samurai 恃系列

Ghost 鬼魅系列

Cocktail 雞尾酒 

輕井澤 藝妓系列 輕井澤 日本36景

羽生威士忌

Hanyu

Noh 能系列

The Game 遊戲

撲克牌系列 Ghost 鬼魅系列

秩父威士忌

Chichibu

秩父金葉純麥 秩父 Peated 2015
秩父綠葉純麥 秩父 Peated 2016
秩父白葉純麥
威士忌節2016

威士忌節 2017

秩父IPA

On The Way 2013

秩父 PX

TOKY 東京2016

秩父The First KUSUDA 2017

品牌名稱

日本威士忌主力酒款

駒之岳威士忌komagatake

駒之岳 龍膽 駒之岳  小彼岸櫻
駒之岳 信濃蒲公英 駒之岳 30年 

岩井威士忌

Iwai

岩井 波本調和
 岩井傳統調和
岩井傳統葡萄桶調和

越百威士忌

Maltage

越百 全麥調合

明石威士忌

White Oak

明石 單一純麥 明石 信經典調和
明石 5年干邑原酒  明石 信特藏調和
明石 3年 波本桶  明石 8年 雪莉桶
明石 杜氏 波本桶 

HOME

日本威士忌產業訊息彙編

日本威士忌為什麼這麼有人氣?

        今年1月28日,2011年推出全球限量150瓶的「山崎50年」在香港蘇富比上拍賣,當初上市時售價為100萬日圓,經激烈競標後,以233萬港幣(3250萬日圓)成交,打破單瓶日本威士忌高價紀錄,也改變世人對威士忌的概念,威士忌不再如往日是是蘇格蘭天下,近15年來連續在世界得獎的日本威士忌獲得很高的評價,不過日本人自己變成成功的受害者,現在要喝得到這些天價的日本威士忌非常不容易,機場的日本威士忌被觀光客掃光,而山崎蒸餾所、余市蒸餾所等有很多外國觀光客湧到!

三得利山崎蒸餾所(大阪島本町)

      不僅「山崎50年」,過去也有被認為超值珍貴的「輕井澤」威士忌以高價成交,去年是296瓶就賣了1億700萬日圓,其中最貴的「輕井澤50年」估算約1400萬日圓,日本威士忌單瓶,超過1千萬日圓也不足為奇。

      當然「山崎50年」高價落標,主要是因為稀少性,但也跟日本威士忌歷史是跟山崎一起走過來有關。日本生産威士忌歷史近百年,從明治末期到大正時代便有想自製威士忌的想法,1923年時,其後成為三得利創業者的壽屋洋酒店的鳥井信治郎就在京都跟大阪交界的山崎建設了日本第一個蒸餾所,1937年量産威士忌;山崎蒸餾所擁有世界無以類比的各種酵母及熟成木桶,是世界罕見的麥芽原酒就分開釀製作法。世界所有威士忌的蒸餾器都是同樣形狀,但三多利為了做出不同味道,三個蒸餾所各有其有不同形狀的蒸餾器,這也是非常日本流的執著吧!

三得利山崎蒸餾所(大阪島本町)

      鳥井是讓日本威士忌揚名世界的關鍵人物;2003年「山崎12年」在世界權威的ISC國際烈酒競賽首次獲得威士忌部門金獎;而 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2013在 2015年《Whisky Bible》 擠下威士忌最為權威的蘇格蘭,從4千5百多種威士忌中奪得世界冠軍,尤其這次是被視為本格派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得大獎,還被評為是「無法形容的天才之作」、「具備絕妙大膽的香氣」甚至還加上最高讚辭的「沒有一瓶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能望其項背!」

     日本人再度對日本威士忌恢復絕大的自信,説出「日丸(日本國産)威士忌讓世界陶醉」,甚至有人自豪地説「威士忌是日本的酒!」

     接下來2014年的ISC中,三得利除以「響21年」威士忌奪得「Trophy」大獎外,響及山崎水楢桶、波本桶等單一麥芽威士忌,還有白州雪莉桶多款高年分單一麥芽威士忌等,拿下多項金獎,其他也有多款威士忌獲得銀獎,讓日本威士忌再度在國際大獲矚目。2017年ISC「響21年」獲得World Whiskey部門最高獎的「Supreme Champion Spirit」大獎;2018年在WWA(世界威士忌酒評獎會)中,「白州25年」則獲得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大獎等等.

另一位關鍵人物則是在1918年到蘇格蘭學做威士忌的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他在1936年創建了「NIKKA WHISKY」 北海道余市蒸餾所(現屬朝日啤酒集團),該處蒸餾所産的「竹鶴21年」曾,從2007年起在WWA上曾3度奪得純麥芽威士忌金獎,而竹鶴17年」則也在2014年同樣WWA獲得金獎,兩者更是國際烈酒競賽ISC金獎’、銀獎得獎次數數不清,像最近「竹鶴17年」則獲2018世界最佳調和威士忌大獎。竹鶴最初工作的摂津酒造的大主顧就是鳥井,亦即跟三得利關係密切。

NIKKA WHISKY 余市蒸餾所(北海道余市町)

     因為連連得獎,日本國內威士忌掀起新熱潮,2016年起新蒸餾所相繼誕生。日本威士忌,除了有良質的水,以及氣候適合長期醞釀熟成日本氣候風土以及綠林豐富的自然環境等,或許還加上日本人獨有的纖細感官,並認真研究開發的卓越的調配技術調配,才能呈現出威士忌的香醇馥鬱以及層次豐富的口感。

      日本人所謂「匠」的完美主義,對發酵、蒸餾、貯存等堅持傳統製法,絕不妥協,又不喪失革新的熱情,不斷進化,才會把威士忌如此完全的異文化的酒不到百年就融匯成日本文化一部分,而且還變成世界5大威士忌之一。

      日本人直到十幾年前也都認為威士忌是英國傳家法寶,出國常常帶瓶威士忌回來當伴手禮物,等;也有許多傳説,像是日本最早喝到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日本人據説是夏目漱石,他在倫敦留學期間曾在蘇格蘭皮特洛赫裏(Pitlochry)渡假,住在BLAIR ATHOL(布萊爾阿蘇)蒸餾所隔壁,因此揣測他喝了此地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我也曾慕名購買過;而村上春樹也為單一麥芽威士忌而醉心,寫了《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但他喝的主要是愛爾蘭的威士忌吧!

      當2003年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奪冠時,我想或許漱石再世,也會改喝日本威士忌吧! 但現在連在日本國內也已經是有年份日本威士忌更難入手的時代了,各處機場也買不到日本威士忌,即使在網路上能搶購到也價格驚人,相對於此,反而會覺得英國威士忌價廉物美!

      三得利的威士忌是讓威士忌成為日本國民飲料,尤其是三得利宛如達摩黑色渾圓容器的「OLD」在1980年的日本威士忌全盛時代創下一年賣了1億4千8百萬瓶紀錄,也打破了世界紀錄;也因此三得利幾乎是日本威士忌代名詞,其他還有更廉價的角瓶威士忌,不過許多歐美人看不起三得利這些産品,也因此一直不把日本威士忌擺在眼裏。原本是餐後酒的威士忌,在日本喝法多樣,從昂貴的竹鶴或山崎、響等乃至廉價的角瓶,都各有愛好者,各有不同喝法。

在居酒屋喝「HIGHBALL」的人不少

   對於日本戰後嬰兒熱出生的企業戰士的團塊世代而言,威士忌是支持他們心靈的代表性的酒;1980年代前半,日本各地小酒館等擺滿了威士忌,喝威士忌是一種共同的慰藉,接過媽媽桑調製的加冰威士忌,算是紓解一天疲憊的開始;也有如村上春樹般在家裏或吧臺前獨自靜謐地品味單一麥芽威士忌,體會普通言語所無法表達的威士忌本身的如幻似夢的神祕的的芳醇,享受化身為威士忌的幸福片刻;或也有在寒冬深夜,喝一杯加熱水的威士忌,讓人覺得春天就要來了。

      日本威士忌是能邊喝邊吃點東西,或許也學村上春樹在生蠔上滴幾滴威士忌;對於日本年輕人而言,威士忌是在居酒屋裏加蘇打水的喝的充滿鬧意「HIGHBALL」,是非常快活的喝法,宛如喝燒酎一樣自由,多采多姿!雖然日本的較為庶民的威士忌在歐美人眼裏是不算威士忌,但或許有如此多樣的品嚐方式,讓威士忌普及化,才有今天世人可羨的日本威士忌吧! 

作者劉黎兒 簡歷     

旅居日本的資深媒體人與知名作家。台灣大學歷史系,後進入臺大歷史所,1982年赴日,曾擔任《中國時報》駐日特派員、東京支局長,現為專職作家,在多家報紙雜誌如《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今週刊》等撰寫專欄;書寫對象包括日本政經社會議題、都會兩性關係、職場文化及生活文化的觀察與解析乃至文學評論等,相關書籍35冊;小説則有「棋神物語」等。

HOME

日本威士忌熱銷 三得利兩款主力商品將停售

2018-05-15 21:38中央社 東京15日綜合外電報導

           日本飲料集團三得利控股公司旗下三得利烈酒公司表示,因調配用的熟成原酒不足,威士忌主力商品「白州12年」及「響17年」今年6月以後將停售。

        「日本經濟新聞」等報導,三得利烈酒(SuntorySpirits)表示,「響17年」是嚴選熟成17年以上、「白州12年」是嚴選熟成12年以上的麥芽原酒調配而成的威士忌,因為當初估計的生產量與實際需求不符,導致熟成原酒不足,難以製造。

隨著庫存漸減,三得利烈酒估計「白州12年」從6月左右、「響17年」從9月左右開始停售,何時能重新開賣,目前還未定。

        「白州18年」、「響21年」等同品牌以及威士忌商品「角瓶」、Jim Beam(金賓)等,目前沒計畫停售。

        三得利烈酒估計今後威士忌的需求將增大,因此將進行設備投資,擴大原酒生產量。

HOME

2018年9月停售響17年及白州12年 日本威士忌停產啟示錄

        今年6月日本最大的威士忌生產商三得利(Suntory)宣布旗下的響17年及白州12年將於今年9月開始停售。這個消息比起2015年Nikka宣布旗下所有余市及宮城峽10年、12年、15年及20年的單一麥芽停產的消息更震撼。因為參觀過山崎蒸溜所的朋友均親眼看過那上百萬桶原酒的庫存,萬萬想不到會有停產的一天。消息一出,市面所有響、山崎及白州威士忌均被即時搶購一空,二手價格瞬間飆升近倍,本身已被炒起的日本威士忌經這消息後更是火上加油,再次破頂創出新價格。究竟甚麼原因導致三得利這樣的大集團也要停產呢?就讓我們一起看看背後的原因吧。

        如果大家有留意行情,其實在最近12個月,三得利旗下的山崎、白州及響威士忌貨源非常緊拙,即使在日本的零售點亦完全沒有蹤影,國際機場內的免稅店亦找不到10年以上的酒款。要了解日本威士忌貨源短缺的原因,要從歷史開始入手。80年代是日本經濟最風光的年代,股市於這十年間由6,500點狂升至近40,000點,日本企業資金充裕,公務消費風氣熾熱,據一些日本朋友透露,一晚喝掉數十萬円威士忌是常事。不過日本自1990年起進入迷失20年,股市低迷、經濟不景,公務消費大不如前。加上當時潮流變化,打工族轉飲燒酎,引致全國威士忌銷量大幅下瀉。各大蒸餾所為了生存紛紛削減成本,減少生產,根據日本威士忌專家Stefan Van Eycken的著作《Whisky Rising》提到,山崎及白州兩間威士忌蒸餾廠在2000年開始,每星期只蒸餾一次,意味著產量只有全盛時期的七份之一。現時為2018年,可以想像這兩間酒廠17年或以上的原酒庫存應該非常少,停產的決定不難理解。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三得利旗下最暢銷的酒款分別是山崎18年及響21年,我認為三得利砍掉響17年主要是為了保留原酒於四年後可以持續供應響21年。取消白州12年我相信亦是為了保住將來白州18年的原酒供應。大家可能會問為甚麼山崎12年仍然在發售呢,他們不需要保住山崎18年的貨源嗎?雖然答案我不是十分確定,但其實山崎10年於數年前已停產了,我認為山崎12年在不久的將來亦會面臨停產的命運。

        那大家不禁會問,余市及宮城峽已停產了所有有年份產品,現在加上山崎、白州及響亦逐漸脫離年份產品的行列,不久的將來日本威士忌會朝哪個方向發展呢?其實答案你我均知道,就是沒有年份酒款(No Age Statement簡稱 NAS)。當年余市及宮城峽停產年份威士忌後轉而推出了多款沒有年份標誌的單一麥芽,例如余市Heavily Peated、余市Finished in Moscatel、宮城峽Sherry Cask、宮城峽Finished in Rum等等。至於三得利酒廠亦一樣,由2014年推出的Yamazaki Limited Edition便是一個極佳例子的 NAS酒款,相信在不久將來日本威士忌的大部份品牌均會傾盡全力推銷那些沒有年份的威士忌。我們喜歡喝酒的人可真不幸。       

       有趣的是另一邊廂,這幾年間日本又增添了數間新晉的威士忌酒廠,他們有些是由零開始從無到有一步一步來,另一些卻是由傳統的燒酎工場改建而成,以燒酎蒸餾器製造威士忌。兩者共通點是大家均沒有太多蒸餾威士忌的經驗。但由於日本威士忌實在勢不可擋太過受歡迎,而大廠又紛紛保留實力,不讓太多高年份的原酒流出市面,這些新酒廠或許能填補初階威士忌層面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威士忌絕對是一個周期性的產品,當某一天大家目光開始轉移到另外一種酒精類飲品的時候,那些過去10年瘋狂加大產量把倉庫堆得滿滿的酒廠們就要面對一個極大的難關了。不知這一天是不是會很快來臨呢?

圖文出處來源:新浪

HOME

五款日本威士忌大評比

         日本威士忌近年來在國際間聲名大噪,尤其是瓶身上明顯的漢字,在一排英文標籤的酒櫃上,更顯得醒目。本篇由網站 Gear Patrol 將五款日本 12 年威士忌,針對其口味及香味做測試,並介紹影響日本威士忌的兩位重要人物。

        第一位是鳥井信治郎(Shinjiro Torii),曾經是製藥批發商,夢想能為日本製造獨特的日本威士忌。第二位是格拉斯哥大學的有機化學暑期學生竹鶴政孝(Masataka Taketsuru),他曾在幾個蘇格蘭釀酒廠下學習釀造威士忌的工藝。當竹鶴在 1920 年代初回到日本時,鳥井信雇用了他,以蘇格蘭單一麥芽酒的蒸餾和混配做法為模型,一起釀造了日本第一瓶威士忌 – 山崎。日本的威士忌產業就此誕生,且漸漸地壯大在市場上展露頭角(例如,蘇格蘭釀酒廠常會將過剩的存貨以低價賣出,日本酒廠則很自豪能自己消化使用剩餘庫存)。

        不過時至今日,山崎母公司三得利的官方網站上,有關日本威士忌誕生的資訊中卻不見竹鶴政孝的名字。1934年,竹鶴政孝與鳥井信治郎拆夥,創立自己的釀酒廠 Dainippokaju,後發展為三得利的最大競爭對手 Nikka。直到目前為止,這兩家釀酒廠仍是全球日本威士忌市場的主要供應商。特別是近年在幾場蘇格蘭威士忌的盲測比賽中,日本威士忌的勝出,使得市場等不及品嚐這風潮下展露頭角的威士忌。

        Gear Patrol 編輯選了五款日本品質優秀的 12 年威士忌:山崎(Yamazaki)、白州(Hakushu)、宮城峽(Miyagikyo)、 竹鶴(Taketsuru)和 響(Hibiki) 做測試。飲用方法隨喜好而異,不過日本人通常會加入ㄧ些或是大量的水一起啜飲。以下就是五款日本 12 年威士忌的介紹: 

三得利山崎系列(Suntory Yamazaki)

甜度相對明顯

來自第一家銷售威士忌的經典釀酒廠,12 年山崎,它是日本威士忌裡的經典,口感輕盈,富含花香,且價格合理。在嗅覺上有一絲蜂蜜味,口感滑順甜美,帶來一些香草香味。如果你有一個堅持不是蘇格蘭威士忌不喝的朋友,一杯山崎,會是讓他改變愛上日本威士忌一個很好的入門款。

三得利白州系列(Suntory Hakushu)

煙燻香氣

三得利第三個在美推出的酒款「白州系列」,裝載在ㄧ個綠玻璃瓶內(在大多數透明瓶裝的日本威士忌中相當稀有),暗示著其「綠色」風味形象:樹葉與水果,特別是梨子。市場定位為「年輕」的 12 年白州系列,來自日本南阿爾卑斯山脈。這款常被誤認成蘇格蘭艾雷島威士忌,但事實上,它使用從蘇格蘭進口帶有泥煤風味的大麥,有著迷人煙燻風味,輕啜一口,細膩的風味蔓延在嘴裡,彷彿置身日本樹林中。

Nikka 宮城峽系列(Nikka Miyagikyo)

令人驚艷

起初將這款威士忌倒入杯中時,香氣並不濃郁,感到失望的同時就先放一邊了。10 分鐘後,卻嗅到濃郁的太妃糖和焦糖香,是多們的出乎意料。這款威士忌味道濃郁,富含甜香草味,儘管風味的散發過程緩慢,但等到巔峰時刻,風味的轉變著實令人印象深刻。

Nikka 竹鶴系列(Nikka Taketsuru)

滑順宜人

2012 年才引進美國,這款調合威士忌結合了 Nikka 旗下的余市和宮城酒廠的 12 年威士忌。在本篇的五款威士忌中,顏色最深(不過與其他威士忌相比色澤仍然不算深)。竹鶴系列均衡又滑順的口感使試飲者們感到驚艷。準確來說,這款威士忌有香草、蘋果和肉桂的味道。然而蜂蜜搶走了其他風味的風采,事實上,感覺就像直接從蜂窩中倒酒飲用。

三得利 (Suntory Hibiki)

撩人瓶身

這款三得利威士忌的酒瓶採用獨特且多切面的玻璃瓶設計,外型非常類似美國影集廣告狂人裡,從主角私人酒吧拿出的酒瓶。雖然威士忌本身氣味與 Sharpie 麥克筆有一點相像使人困惑,不過 Hibiki 使用以前用來裝日本梅子利口酒的酒桶,並使用日本稀有橡木 Mizunara 酒桶則被此款威士忌大大加分。就如同 Nikka 的宮城峽系列,Hibiki 味道濃醇豐富,近乎糖漿般的質地,帶著蜂蜜和香草的味道,口感更滑順夾雜著點果香。

與濃烈嗆喉的波本威士忌、或帶獨特煙燻泥煤香味的蘇格蘭威士忌不同,日本威士忌風味香醇不過於厚重,近年在國際市場大放異彩。喜歡列酒、享受威士忌的你,不妨也來試試這幾款日本威士忌的清新風味吧。

文章出處來源:

KANPAI! THE FIVE BEST 12 YEAR OLD JAPANESE WHISKIES   

HOME

十家應該立即品嘗的日本威士忌

         日本威士忌具有100多年的歷史,距今10年前還只是歐美的仿製品。儘管在日本國內還不能銷售,只是不斷進行實驗,但是混合器的努力也是有意義的,以2003年的國際烈酒挑戰賽(ISC)三得利「山崎12年」獲得金獎為契機,在全世界受到爆發式的歡迎,現在日本的威士忌與愛爾蘭・蘇格蘭・美國・加拿大並稱「世界5大威士忌」。本文為了全世界的威士忌粉絲想介紹現在日本市場上有代表性的10種日本威士忌。

 

1.NIKKA WHISKY From The Barrel,51%

不只是在日本國內,在海外也獲得了很高評價的威士忌。

有很多核心的粉絲喜歡Brendett威士忌的酒精度數超過50%,其獨特的Torre form現在有不同的顏色。

用酒桶存放混合的原酒經過一定時間的再儲藏,一體感的味道更強。

度數高,略微有些刺激,含入口中,香草薄餅,caramelisee,中間起有些餘味,感到類似炒栗子的香味和甜味。

度數很高,請務必直接品嘗。

2015年7月在ISC(國際烈酒挑戰賽)威士忌部門獲得了分類最高獎的"獎盃"。

作為2000日圓即可購買的威士忌,確實是具有全世界數一數二品質的威士忌。

 

2.NIKKA竹鶴麥芽威士忌17年

NIKKA威士忌是於2000年銷售的,以創辦人的名字冠名的在低迷的威士忌市場引起很大的反響。

把余市和宮城峽2處酒廠的麥芽酒混合製成。

因為只使用12年以上成熟且品質上乘的麥芽,所以酒精的刺激性比較溫和。

含入口中,首先宮城峽華麗的香味會穿透鼻子,之後會出現餘市具有重厚感的煙熏味和香甜的香草味。

價格為700ml,4000多日圓。純麥芽威士忌余市,宮城峽10年,價格基本差不多,考慮成熟年份的話,非常便宜。

在世界威士忌大獎2014獲得世界最佳混合麥芽威士忌的殊榮。實至名歸成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威士忌。

 

3.三得利知多

在愛知縣知多工廠釀造的單粒威士忌。

使用連續式蒸餾器釀造的穀物威士忌,很容易被認為是沒有個性的沉默精神的威士忌,在知多把3鐘不同的原酒放在西班牙橡木酒桶,酒桶等不同的酒桶中成熟,可實現多種多樣的香氣和味道。

香草,蜂蜜,和薄荷模糊香味的液體,不留下很多餘味,是暢快的味道。

咕嚕咕嚕飲用用碳酸兌的威士忌蘇打,味道很輕快,不會干擾食物的味道,很多人作為餐中酒來品嘗。

 

4.三得利白州

紀念三得利威士忌誕生50周年作為本公司第二家酒廠緊接著山崎酒廠在1973年建立了白州酒廠釀造的純麥芽威士忌。

在三得利產品中有很罕見的煙熏的香味,很強調威士忌的感覺。

直接飲用,加水,兌水,威士忌蘇打・・・可以用任何一種方法品嘗。

引人注目的波旁系的酒桶香,讓人聯想到森林,真的是傳說中的威士忌蘇打。

清新的綠色氣息和暢快的果實香味加上碳酸讓人品嘗起來很暢快,在不怎麼熟悉威士忌的年輕客人中很受歡迎。"

 

5.三得利響21年

位於日本威士忌最高水準的混合威士忌。

基於勃拉姆斯作曲的「第一交響樂」的第4樂章釀造,混合30多種長熟的麥芽原酒和多種長熟的穀物原酒。

特點是豐富多彩複雜的香味,堅實的瓶體,光滑餘味無窮。

在2017年的「第22次國際烈酒挑戰賽(ISC)」中在全部1480種酒中獲得了「至尊冠軍」。

隨著人氣不斷升高,威士忌很少,700mL酒瓶的實際銷售價格超過了4萬日圓。

 

6.三得利山崎

伴隨著山崎10年的銷售結束,在2012年新銷售的是沒有年份的純麥芽威士忌。

以葡萄酒酒桶儲藏的麥芽和粗齒櫟桶貯藏的麥芽為首使用很多原酒釀造的。

味道很滑,之後變成麻麻的和香料的味道,還略微有香草的甜味。

10年,12年的味道有略微不同,山崎式的果味,光滑的味道仍在。

700mL,酒精度數是43度,價格為5000日圓。

花費1000日圓即可購買180mL的迷你瓶。

 

7.NIKKA宮城峽

NIKKA威士忌製造,朝日啤酒銷售的純麥芽威士忌。

原來宮城峽純麥芽威士忌有無年份,10年,15年三種產品,2015年為了避免原酒不足,進行改組,統一成為了現在的宮城峽無年份。

以果香好華麗的香味及由酒桶帶來的綿柔的香草香,實現了類似乾果的溫柔甜味和光滑的口感

與常規產品相比,味道有些稀薄,感覺不到香味和味道有很大的變化,很久毅力啊就支援宮城峽的粉絲們對這款產品的反應也不錯。

 

8.Ichiro's Malt&Grain 秩父

產量很少,品質很高,得到很高的評價,是一種新產品一上市就售罄的人氣威士忌。

Ichiro's Malt&Grain white label是在2008年開始釀酒的秩父蒸留所,使用威士忌原酒,混合9所酒廠的麥芽原酒和2家酒廠的穀物威士忌而成。

香味是如蜂蜜般的甜味和洋梨。

含入口中,幹且辣,Ichiro's Malt獨特的香木的香味滿溢。

獲得好像品嘗混合威士忌和純麥芽威士忌的滿足感。

庫存短缺,持續銷售一空的國產威士忌中很少受到矚目的「Ichiro's Malt」中該「Ichiro's Malt&Grain white label」以比較穩定的流通和價格,很少讓顧客看到。

9.厚岸酒廠 Newborn 2018

厚岸酒廠是近年來在日本誕生的很多酒廠中最引人矚目的酒廠,於2016年誕生在北海道。

引起矚目的紀念第一版"Foundation 1"的組成原酒是使用波旁酒桶經過5到14個月成熟的Nonpito原酒。

因為度數很高,直接飲用很感覺有些荒謬,但是酒的品質很精緻,釀造的很美觀。

將來可釀造出和大型酒廠的產品匹敵的高品質的高地麥芽威士忌。

作為Newborn系列,計畫發佈加上本次的Nonpito,泥炭麥芽和雪利酒桶等4種酒,和3年成熟的純麥芽威士忌息息相關。

同一酒廠把繼承蘇格蘭傳統制法作為理想,而且還以厚岸式的威士忌為基礎,可品嘗後來者的作品。

 

10.麒麟 富士禦殿場酒廠 純麥芽威士忌

在麒麟靜岡的富士禦殿場酒廠製作的日本混合麥芽威士忌。

沒有極強的穿透感,沒有討厭的味道,平衡感極好。

粘稠的口感,首先是幹麥芽,幹秸稈,頑皮的感覺。馬上就是不錯的果味,蘋果的果盤和洋梨,香草等的甘甜。有成熟感。

香味的力量很普通,但是品質確很棒。

推薦給還不習慣品嘗威士忌的人。

某酒廠的經理參觀時,對於這種性價比超高的威士忌讚不絕口。

文章出處來源:https://tokyotabletrip.com/cn/352  

HOME

日本威士忌輕井澤 在無限遺憾下遭剷平的蒸餾廠回憶錄

         對我個人來說,日本威士忌是一種具有神秘感的蒸餾酒。而令世界在日本威士忌界裡討論,擁有錯綜複雜歷史背景的,是你就算沒喝過,也肯定聽過的傳奇蒸餾所「輕井澤」。2000年12月31日,輕井澤蒸餾所決定停工;2006年麒麟併購輕井澤母公司美露香,引起人們期待它的重生,可惜麒麟本沒打算要將它復工,其看上的只不過是美露香的葡萄酒事業…。

最後的蒸餾師內堀修省回想他在輕井澤蒸餾所的日子

(2015年11月)(圖片:一心文化)

        過去,曾經有買家(一番)想從麒麟手中買下輕井澤,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麒麟不想賣,也不想讓輕井澤在他人手中重生,最後就在2016年初被夷為平地,所有曲折複雜的故事在此畫下句點。

        剩下的,就只有在杯中的酒及極少數仍在橡木桶裡等待熟成,等待著一點一滴消逝的軌跡…。

2016年是日本威士忌歷史上一個重要章節的結束。

        在當年的2月和3月,工具機拆除了輕井澤蒸餾所的所有建築物。3月15號,整個廠區被夷為平地,沒有留下任何事物可供我們回味這間曾經在過去六十年浮浮沉沉的蒸餾廠,當年的篳路藍縷、當年的輝煌、當年從衰退到自生自滅、當年那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努力,以及後來獲得全世界(和日本國內)威士忌迷遲來的肯定。

        最諷刺的是,在推土機完成任務的當下,輕井澤也早已經站在威士忌世界裡的頂端,很多評論家都把最高的評價給了它,一些裝瓶也在二手市場頻頻以驚人的高價換手。當一切都蓋棺論定,輕井澤變成幾家少有的指標性蒸餾廠之一,也是第一家非蘇格蘭的蒸餾廠能達到如此崇高地位的。

        在蒸餾廠拆除的前一週,我最後一次來到酒廠。雖然我曾到過那裡非常多次,但那卻是最令人傷感的一次,我知道那將會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它,更讓人感傷的是,陪伴我的是一位將一輩子奉獻給酒廠,從60、70年代的輝煌到衰敗,再眼睜睜目睹它停工的人,他對於這個地方如同對自己手心一樣的熟悉,他就是最後的蒸餾師內堀修省。他擁有操作鍋爐的執照,處理過糖化作業、蒸餾作業、選桶及裝瓶,甚至也負責過烈酒稅的事務。 

               散步在蒸餾廠內,許多的設備和建設勾起了內堀很多回憶,某些曾經存在但如今消失的事物、員工面對過的挑戰和成果、歡樂的故事和悲傷的故事。當我們走進蒸餾廠的建築物時,內堀指出其中一台很貴重的設備,那是波蒂斯磨麥機,在1989年從英國進口的,麥芽研磨得好表示會得到更好的糖化效果,根據內堀的說法,這台磨麥機對蒸餾出的酒液有很顯著的影響。他看著這台機器,默默地搖了頭,開口說道這台機器的價值至少有二千萬日圓,是年初拍賣時Gaia Flow買下所有設備落槌價的四倍之多。 

「賣得很便宜啊!」內堀嘆了一口氣。

         從一開始,大部分輕井澤蒸餾所使用的橡木桶都是雪莉桶。一開始他們的雪莉桶是經由早川物產從西班牙進口。在1960年代某個時間點開始,他們決定自製雪莉桶,並在廠區內成立了製桶廠。除了從栃木縣和茨城縣聘請桶匠之外,也從大黑葡萄酒塩尻工廠的葡萄酒廠調了六個人過來。同時僱用了一些輕井澤當地的桶匠,他們有製作木製泡澡桶的經驗。在製桶廠內會製作全新的橡木桶,然後將美露香的雪莉酒倒進新製的橡木桶中停留六到十二個月,在倒出桶內的雪莉酒之後,這些橡木桶被用來裝填威士忌。偶爾也會使用二次裝填的桶子,但是根據內堀的說法,「好東西都進了初次裝填的橡木桶。」(註:初次裝填的橡木桶,尤其是雪莉桶,顏色較深沉,口感也較飽滿,通常市面上初次裝填的雪莉桶熟成的威士忌價格也比較高。)       

我們進入了外牆爬滿長春藤的石頭酒窖倉庫,它們當初讓整個蒸餾廠區的風景格外美麗。迎接我們的是誘人的香氣,厚實而強烈。我們的聲音在空蕩的倉庫內有著很大的迴音,所有橡木桶都不在了,很快地,這些累積了幾個世紀的香味也都會消失。

        在蒸餾廠的酒窖倉庫裡,還有一件不尋常的事,那就是當熟成趨於穩定,也就是酒齡大約八到十年時,他們會把一百多桶的酒全部混在一起,再分別注入原來的橡木桶內繼續熟成。當然有些酒會一輩子待在同一個桶子裡面,但是大部分的酒在熟成過程中都會經歷上述的混合。 

        近幾年,1980年代初期(1980到84)被視為輕井澤蒸餾所的黃金年代。當被問到原因,是否記得當時製程上有做任何的改變時,內堀指出他們的淨水系統在那段時間點有做過更換。「在1980年代初期之前,我們一直使用硅藻土來過濾並淨化用水。1981年,我們安裝了一座新的萊特糖化槽,同時,也改用了一套新的系統,只取用上層的水,不再將水過度淨化。舊的淨水系統把水濾得太乾淨了,也許把一些在威士忌製造過程初期會添加風味的元素給濾掉了。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當問到他何時為輕井澤的黃金年代時,內堀突然精神一振 :「毫無疑問的是1990年代在此生產的東西,在此之前,我只是個上班族。但是當我變成首席製酒師時,我終於可以發揮所長。」其中一件就是紅酒桶計畫。1995年,他從美露香位於勝沼的葡萄酒廠買了二十個曾經裝過紅葡萄酒的橡木桶,然後將輕井澤的酒注入橡木桶內。他很仔細地觀察這些桶子的熟成過程,並在酒齡滿十二年之後開始慢慢裝瓶販售,從2007年開始,在酒廠的商店裡可以花幾千日圓就買到。現在,人們為了買到這些珍貴的紅酒桶熟成輕井澤,連媽媽都可以賣掉。

 

本文摘自《日本威士忌全書》

一心文化。

HOME

酒中逸品 日本威士忌

【大紀元2018年08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永日本東京報導) 

        日本威士忌,是一種在日本生產製造的威士忌。日本威士忌師承自蘇格蘭威士忌,口味較蘇格蘭輕柔,貼近東方人口味,雖然歷史不長,但已是世界名酒。

        日本釀造威士忌歷史距今不足100年。日本人首次接觸威士忌,要上溯到1853年的「黑船來航」,美國海軍東印度艦隊司令員佩里率軍艦抵達日本,日本被迫開國。隨後,威士忌作為「舶來品」,開始成為時髦商品。

        日本最早期的「國產威士忌」,只是以食用酒精、色素、香料等調配而成的仿製品。真正釀造日本威士忌應該是從1923年開始。

        1923年,「壽屋」(現三得利)創辦人鳥井信治郎洞察到釀造威士忌商機,開始在京都西南方建立日本第一家威士忌釀造廠——山崎蒸餾所,並邀請曾到蘇格蘭學習威士忌釀造技術的竹鶴政孝任廠長。1924年,山崎蒸餾廠完工之後於1929年,生產出第一支日本國産威士忌「白札」。

        剛蒸餾完畢還處於新酒狀態的威士忌具有中性烈酒的味道,所以幾乎所有種類的威士忌都需要在橡木桶中陳年一定時間之後才能裝瓶出售。由於急於出售,蒸餾出來不久威士忌「白札」沒有經過陳年的過程便開始上市。但來自傳統蘇格蘭技法釀造的新酒具有濃重的煙薰味,日本消費者對此難以接受。鳥井信治郎由此認為,東方人與西方人存在先天口感喜好上的差異,主張生產配合東方人口味的威士忌,與堅持蘇格蘭風格的竹鶴政孝漸生分歧,兩人終因理念不合分道揚鑣。

        1934年,竹鶴政孝選擇在氣候及地理環境與蘇格蘭相近的北海道余市町創立「大日本果汁株式會社」(現Nikka)並建立余市蒸餾所。1939年,第一號產品「日果威士忌」面市。

        現在,日本有多家威士忌蒸餾所投入生產,除了Nikka和三得利之外,還有本坊酒造(信州蒸餾所 )、江井ヶ嶋酒造公司(江井ヶ嶋蒸留所 )、麒麟、笹之川酒造、若鶴酒造、中國釀造等。

以蘇格蘭威士忌為模板的日本威士忌,經過改善釀造技術更加適合日本人的口味,最終成為了世界五大威士忌之一。

 

本坊酒造(MARS威士忌)

        本坊酒造成立於1872年,至今已有146年,是日本極為重要的釀酒公司。1949年,也就是二戰剛結束不久,本坊酒造公司在鹿兒島取得合法釀造威士忌的執照,開始推出「MARS威士忌」的品牌。

        日本戰後高度經濟成長的1955年至1965年期間,人們時興在工作之後在吧檯酒吧喝威士忌,威士忌在日本開始落地紮根,之後日本各地開始流行釀造獨自的威士忌。

        當時,「MARS威士忌」在地方威士忌中被稱為西部之雄。本坊酒造公司從1960年開始,於山梨建造酒廠,正式釀造威士忌。

        被譽為日本威士忌之父的是竹鶴政孝,而將他派往英國學習,希望他能夠給日本的威士忌帶來破曉的正是「MARS威士忌」創始之父岩井喜一郎。岩井喜一郎是日本威士忌誕生的積極推手。 

日本威士忌誕生的積極推手岩井喜一郎。(本坊酒造)

        竹鶴政孝從英國回來之後,把所有能知道的威士忌釀造知識全部寫成報告,提交給岩井喜一郎。這本小冊子,日後,被稱為「竹鶴筆記」。「竹鶴筆記」便成了日本威士忌的原點。

竹鶴 政孝為首位將威士忌製造技術引進日本的人,被稱為日本威士忌之父,NHK連續電視小說《阿政》講的正是竹鶴政孝和其妻子竹鶴麗塔(本名潔西·蘿伯塔·柯文)的真人真事。

岩井喜一郎根據「竹鶴筆記」設計了本坊酒造的威士忌蒸餾工廠。「MARS威士忌」系列就是由岩井喜一郎設計的蒸餾廠造出的原酒經過釀造而成。

本坊酒造於1985年在長野縣的駒之岳的山腳下建造了信州Mars威士忌工廠。信州Mars威士忌工廠位於阿爾卑斯山的高地,臨近太田切川,四圍環繞在濃濃的自然環境之中,氣溫涼爽。

駒之岳山腳下的本坊酒造信州Mars威士忌工廠。

        2016年,本坊酒造在公司發源地-鹿兒島的津貫新蓋了威士忌蒸餾工廠,在屋久島新建了橡木桶藏酒窖。

本坊酒造生產的威士忌在2013年獲得世界最高賞,2017年獲得世界最優秀賞。

本坊酒造有名的威士忌有「岩井」、「越百」、「MARS EXTRA」等。

本坊酒造生產的部分威士忌。(本坊酒造)

江井ヶ嶋酒造

        江井ヶ嶋酒造於1679年創業,1888年轉為為株式會社,當時只是釀造日本酒,之後於1919年取得製造威士忌的許可,之後一直伴隨著日本威士忌發展的歷史。

        一開始生產威士忌只是調配而成的仿製品,到了1961年,開始蓋建蒸餾工廠,真正開始製造正統的威士忌。到了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日本開始風行威士忌,江井ヶ嶋酒造公司製造的一公升瓶裝的威士忌一年出售了100萬瓶。

        1984年新蓋了威士忌蒸餾工廠,引進第二代蒸餾設備。生產蘇格蘭式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江井ヶ嶋酒造生產的威士忌有「明石」系列和「Wbite Oak」系列的品牌。

江井ヶ嶋酒造公司生產的部分威士忌酒款

日本兵庫縣明石-江井ヶ嶋酒造公司的威士忌工廠

江井ヶ嶋酒造公司威士忌蒸餾設備

江井ヶ嶋酒造威士忌的陳年儲藏

HOME

羽生威士忌:54張撲克牌的故事


圖片來源:http://hk.mensuno.asia/node/1696

        說起羽生,酒饕們應該馬上想起以撲克牌為主題的54款伊知郎威士忌吧?2015年8月的Bonhams威士忌拍賣會上,一套54瓶羽生蒸餾所撲克牌威士忌以港幣3,797,500元售出,是歷來最高價賣出的日本威士忌系列。


        撲克牌威士忌到底有什麼特別?為什麼愛酒人願意一擲千金儲齊一套?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羽生的基本知識吧。羽生(Hanyu)是一間小型蒸餾所,而現時的羽生威士忌是由肥土伊知郎(Ichiro Akuto)裝瓶及營銷的,因而以伊知郎(Ichiro)命名。

        撲克牌威士忌的全名便是Hanyu Ichiro’s Malt,每款撲克牌推出的年份各異,口感和風味不一,產量有限,據聞產量最少的一款只出產了122瓶,代表著這世上只存在122套完整的撲克牌威士忌,想要收藏一套就要花盡心思搜羅了。

 

圖片來源:http://t.cn/EhU3xgt 

        

 

 圖片來源:https://kknews.cc/zh-mo/food/p5lxa6e.html

        肥土伊知郎的祖父就是羽生蒸餾所的老闆、東亞酒造的創辦人。羽生蒸餾所成立於1941年,1946年正式投產,一開始是生產清酒、燒酎,後來到了日本威士忌的興盛期,羽生亦開始生產調和式威士忌及單一麥芽威士忌。

 

 圖片來源:https://kknews.cc/food/vmk29j2.html 

        肥土伊知郎在東京農業大學釀造學系畢業後,並沒有立刻承繼家業,反而加入了當時最大的酒廠三得利。一心希望從事釀酒工作的伊知郎,卻被安排到以洋酒為主的營業部工作。 80年代起威士忌在日本國內一度非常流行,到了九十年代,威士忌泡沫開始爆破,像羽生這種小本經營的酒廠首當其衝。1996年,伊知郎被父親召回東亞酒造幫忙,他才發現家業已陷入了嚴重的經濟危機。2000年,東亞酒造終於因財政問題不得不把羽生蒸餾所賣掉。四年後,買方要清拆廠房,打算把蒸餾所內的原酒全部棄置。 

        釀製一桶普通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至少需要三年時間,蒸餾所內的400桶原酒都是從伊知郎祖父那個年代開始釀造的,最陳年的已釀了二十年,伊知郎怎麼捨得白白浪費祖父的心血?

        日本法例規定必須有許可證才能貯藏酒類製品,肥土家已經把蒸餾所賣掉,也失去了貯藏威士忌的許可,要保全這些珍貴的原酒十分困難。經過幾番波折,伊知郎終於得到了笹の川酒造的幫助,成功把原酒全部保存下來並轉移到川の川存放。伊知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Hanyu Ichiro’s Malt」,深受大眾青睞。他用賣酒所得的資金,在崎玉縣建造了秩父蒸餾所(Chichibu),在2008年正式投入生產,秉承東亞酒造的精神,少量生產優質的威士忌,例如Ichiro’s Malt Chichibu The First等

 

 圖片來源:http://t.cn/EhU1WSQ 

        如果十多年前,伊知郎沒有拯救羽生的最後一批原酒,現在我們哪能品嘗到撲克牌威士忌混和著果味和硝煙的獨特口感?

HOME

日本威士忌 清澈透底的華麗共鳴

2016-02-06 15:28經濟日報 文/水流觴 圖/台灣三得利

        知名威士忌作家Dave Broom說得好「如果蘇格蘭威士忌是奔流的山澗……,日本威士忌就是一座清澈的水池,水面下有什麼都看得一清二楚。」短短兩百多年,日本人以他們的恆心與毅力,以及獨特的生活美學,釀出了全球為之著迷的獨特風華。 

森林裡的蒸餾廠-白州蒸餾廠

        在亞洲,日本是最早接受西洋文化的國家,也是最早製造威士忌的國家,1899年創建鳥井信志郎開創了鳥井商店(Kotobukiya),開啟了日本威士忌的歷史,也是三得利的前身;被稱為日本威士忌之父的竹賀政孝遠赴蘇格蘭學習威士忌製造技術於1923歸國後,兩人攜手釀出第一瓶日本威士忌─白扎。 

後來這對搭檔分道揚鑣,鳥井要做的是「適合日本人喝的威士忌」而竹賀政孝要做出的是「用日本的山與水做出帶有蘇格蘭風格的威士忌」,前者發展出的是三得利一系,包含角瓶、山崎、白州等品牌,後者則創設了日果(Nikka)公司,主要品牌為余氏,宮城峽、竹鶴等,風格則一如兩位創辦人所設定的目標,想要理解日本威士忌,這兩大集團旗下的威士忌是要首先嘗試的對象。 

        新世代的日本威士忌雖然數量不多,也慢慢嶄露頭角,如江井島、信州、御殿場等。各品牌都反映著他們的職人精神,了解各酒廠背景後再來品飲,比起蘇格蘭與歐美國家的威士忌,會讓人感受到更多共鳴。 

華麗一族─山崎蒸餾廠 

     山崎可說是最具知名度的日本威士忌,創立於1923年,也是鳥井信志郎與竹賀政孝合作釀出第一瓶日本威士忌之地。從京都出發不到一小時就可以抵達,最大的特色是擁有6組共12款蒸餾器,配合不同的橡木桶,讓他們可以生產出非常多樣化的原酒,對調酒師而言,等於擁有無限的揮灑空間,因此山崎的威士忌風味以華麗著稱,風味複雜而多元。

 山崎蒸餾廠

山崎蒸餾廠 

推薦酒款:新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

新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

        三得利現在正邁向新的世代,剛上任不久的首席調酒師福與伸二,所發表的第一款作品就是此款無年份的新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拋棄了年份的束縛,福與將山崎華麗的特色發揮得淋漓盡致,當中還包括了極具日本特色的水楢橡木桶的原酒,除純飲以外,也非常適合做成Highball飲用。

淡雅泥煤─白州蒸餾廠 

        與山崎同為山得利旗下最重要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位於山梨縣境內,全年陰涼的氣候與優質的水源,讓白州能夠熟成出極為細緻的威士忌原酒,但他卻以泥煤為主打風格,展現另一種清柔淡雅,跟蘇格蘭島嶼區截然不同的泥煤風情,是接觸泥煤領域很好的入門威士忌。 

白州蒸餾廠內的威士忌博物館

推薦酒款:新白州單一麥芽威士忌 

新白州單一麥芽威士忌

        與新山崎同時問世,同樣是新任首席調酒師福與伸二的作品,帶有酸桔、薄荷香氣,以泥略帶酸味、輕快而爽朗的口感,淡雅的泥煤香氣讓餘韻更顯香甜。

 同場加映:響12年調和式日本威士忌

 同場加映 :響12年威士忌

         調和是一門深奧的工藝,需要長久累積的經驗傳承,但三得利集團所推出的響在近年世界各大烈酒競賽卻勝過了無數老字號的蘇格蘭品牌,甚至在全世界造成搶購風潮。這款響12年是前任首席調酒師輿水精一退休前的封刀之作,凝聚了他一生的心血,也是日本獨特調和工藝最具體的寫照。 

蘇格蘭工藝─余氏蒸餾廠

         竹賀政孝在與鳥井信志郎分道揚鑣成立的第一間酒廠就是余氏,遵循他的理念,這裡的一切大多以他在蘇格蘭學習時的所見所聞打造,至今仍維持使用碳火加熱的方式來蒸餾新酒,帶有濃厚的蘇格蘭風格。 

余市蒸餾所─石炭直火蒸餾

推薦酒款:余氏單一麥芽威士忌

 余市威士忌

        帶有鮮明的泥煤煙燻香氣與柔順的麥芽甜味,因為是以炭火直接加熱,酒體渾厚強壯,雖然沒有標示年分,但內中蘊含的原酒多在十年以上,豐富的果實香氣及奶油般的柔順口感讓這款酒受到許多行家的喜愛。

 

仙台驕傲─宮城峽蒸餾廠 

        宮城峽是竹賀政孝所創立的第二間酒廠,距離余氏創建以隔了38年之久,當時他釀造威士忌的技藝跟觀念已經進入下一個更成熟的階段,因此比起余氏,宮城峽的風味更加圓融,與在地文化的結合也較為深刻,利用仙台當地新川川的優質水源釀製,宮城峽威士忌味道非常清爽,容易親近。

 宮城峽蒸餾所

推薦酒款:宮城峽單一麥芽威士忌

 宮城峽威士忌

        清淡柔和,結合了雪莉桶與日本特有水楢桶的優點,帶著雪莉、太妃糖、麥芽與乾果香味,入口清甜並有淡淡的煙燻氣息,尾韻的回甘帶有酸梅的味道以及優雅的木質調。

 

大器晚成─信州酒造 

        此酒廠的母公司本坊酒造第一間酒廠製作燒酎、第二間開始少量蒸餾威士忌,信州成立於1985年,為第三間,位於長野縣,海拔798公尺,是目前日本酒廠中地理位置最高的酒廠,但一路坎坷,直到前年推出Mars 3+25單一麥芽威士忌,在2013年世界威士忌大賽〈World Whiskies Awards〉中贏得了全球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獎項,開始受到矚目,現今持續推出各種新酒款,未來令人期待。 

推薦酒款:信州岩井調和威士忌波本桶

信州酒造-信州岩井調和威士忌波本桶

        竹賀政孝也曾參與信州Mars系列威士忌的研發,當時另外一位重要推手,曾任竹賀上司是為岩井喜一郎,此款威士忌為紀念他而做,以岩井式設計的蒸餾器所釀造出的原酒為基酒,並加入各種樽桶與帶有泥煤味的麥芽原酒,進而單一混合出絶妙平衡柔順的口感,除波本桶以外另有雪莉桶版本,可以個人喜好挑選。

 

海的味道—江井ケ嶋酒造 

        論歷史淵源,江井ケ嶋比山崎更早,在1919年就取得製造威士忌的執照,但奇妙的是他們卻遲到1961年才開始釀造威士忌,為了追求更好的味道,1984年對酒廠進行現代化的改建。這是日本唯一一間靠海的蒸餾所,受到瀨戶內海的影響,熟成的威士忌也別有特色,與蘇格蘭島嶼系威士忌一起品嚐會是很有趣的體驗。 

江井ケ嶋酒造早期的釀酒師們

江井ケ嶋酒造-三百多年歷史的酒廠

推薦酒款:明石單一麥芽威士忌 

明石單一麥芽威士忌

        要凸顯日本特色,不只有水楢桶可以用,江井ケ嶋以日本燒酒桶陳年4年,而後分別在雪莉桶和波本桶熟成3年之後,再把這兩個桶的原酒以黃金比例調和在一起,年產量僅6000瓶左右。帶有香草,乾果,微弱煙燻、薑、胡椒的香氣,入口會嚐到香草,蘋果,蜂蜜與但淡淡的泥煤味。

HOME

從余市細談日本威士忌停產天價之迷

原文網址: http://outletexpress.com.hk/info.php?id=58

▲余市威士忌系列: 余市10年,余市12年,余市15年及余市20年

                 「余市10年」在2001年被威士忌專業雜誌《Whisky Magazine》評選為「BEST OF THE BEST 2001」,也是首次有日本威士忌獲得此獎。在日本威士忌的諸多產品中,1989年起推出的「余市」,包括余市10年、余市12年、余市15年及余市20年等四種算是得獎無數,除了2001年被選為「BEST OF THE BEST」(日本威士忌首次獲獎),也於2008年也被選為「最佳單一純麥威士忌」(蘇格蘭以外地區首次獲此殊榮)。余市著名的國際得獎,可說是比現在的威士忌一哥三得利公司還要早!

        余市的最大特式是創辦人竹鶴政孝以蘇格蘭的方式,且於日本使用模仿蘇格蘭的氣候環境而釀製的。使用石炭直火蒸餾的方法,帶有豐富持久的泥炭風味。以雪山的水源和用泥媒煙熏的 大麥釀造,貼近蘇格蘭威士忌的風格,香氣淡薄中帶點煙熏味。在酒香中帶有一點點的焦香是主要的特色。

▲余市威士忌用石炭直火蒸餾的方法,帶有豐富持久的泥炭風味

        於1923年,三得利(前身為-壽屋)創辦人鳥井信治郎發現到於日本釀造威士忌的商機,於是開始建立日本第一所威士忌釀造廠山崎蒸餾所,並邀請曾到蘇格蘭學習威士忌釀造技術,人稱日本威士忌之父的竹鶴政孝任廠長。可是,鳥井信治郎跟竹鶴政孝對於威士忌出口的並不完全一致,鳥井信治郎希望在日本製造出適合日本人口味,味道更為清雅的威士忌。而相反,曾到蘇格蘭當地學習威士忌釀造技術的竹鶴政孝,側希望出口真正蘇格蘭風味的威士忌。竹鶴政孝因此離開三得利,1934年,成立余市蒸餾所。

▲余市蒸餾所設於北海道

        因為北海道的地形及氣候讓竹鶴聯想到了蘇格蘭,他便選擇在北海道建造了余市蒸餾所。余市是一個大量雜草覆蓋的濕原,余市岳流下的雪水非常清澈,加上附近的石狩平原可掘出石炭作蒸餾過程的燃料,地理環境非常適合釀製威士忌。

        Nikka的第二家蒸餾場設立於1969年,坐落在其位於宮城縣仙臺西邊的「宮城峽」。

▲宮城峽蒸餾所位於於宮城縣仙臺

「余市」及「宮城峽」原酒異常短缺成停產主因

▲日本威士忌生產商Nikka於2015年宣佈

余市10年,余市12年,余市15年及余市20年停產 

▲日本威士忌生產商Nikka於同年015年

宣佈宮城峡10年,宮城峡12年,宮城峡15年停產

         日本威士忌生產商 Nikka宣佈將於2015年9月開始停售旗下「余市」品牌及「宮城峽」品牌所有年份產品,以後只集中生產純麥芽威士忌「竹鶴」。

以下便是當時Nikka宣佈停產的威士忌:

Single Malt 余市20年 (700ml 52%)

Single Malt 余市15年 (700ml 45%)

Single Malt 余市12年 (700ml 45%)

Single Malt 余市10年 (700ml 45%)

Single Malt 余市10年 (180ml 45%)

Single Malt 余市 (500ml 43%)

Single Malt 余市 (180ml 43%)

Single Malt 宮城峡15年 (700ml 45%)

Single Malt 宮城峡12年 (700ml 45%)

Single Malt 宮城峡10年 (700ml 45%)

Single Malt 宮城峡10年 (180ml 45%)

Single Malt 宮城峡 (500ml 43%)

        其實余市及宮城峡士忌停產這消息在業內已流傳了一段時間,早在官方消息公佈前三個月,市面貨源已嚴重短缺。各零售點、進口商、酒吧等均有配額限制。消息一出,市面上的余市及宮城峽的具年份威士忌被搶購一空,而二手價格瞬間飆升一倍以上。日本自1990年代經濟不景,當時的全國威士忌銷量更是大幅下瀉。各大威士忌蒸餾所紛紛削減成本及減少生產,以致於 1990 至 2010 這 20 年間所釀造的威士忌庫存非常少。今天各位買到的具陳年年份的響威士忌,多是這個時候釀製的。由於當年產量非常少,以致今天各大酒廠存有的 10 至 25 年的威士忌原酒異常短缺,所以也導致響17及響21等威士忌一直供不應求。由於當年產量非常稀少,以致今天各大酒廠蘊藏的 10 至 25 年原酒異常短缺,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只能停止發售。此外,日本威士忌一向是以日本國內內銷,但自 2007 年日本威士忌在國際舞台拿下多個項獎項,令日本威士忌的需求大增,此後,響、山崎、白州、余市、宮城峽等日本威士忌亦開始出口到亞洲,歐美等國家。

日本威士忌的無年份版本將成趨勢

        其實日本知名威士忌蒸餾如白州,山崎,余市等亦深知老酒的庫存並不足以應付全球的需求,所以已逐步改變旗下產品的組合,減少推出高年份酒款,同時大力宣傳旗下無年份標示 (No Age Statement 或稱 NAS) 的產品。其實NAS酒款在蘇格蘭方面亦已非常流行,所謂無年份標示,即是並未說明該酒款內的原酒最少熟成多少年,這類酒款大多以較低年份的原酒為骨幹(少於10年),配以少量高年份原酒調和而成。例如三得利於去年大推的「新山崎」、「新白州」,以及「響 Japanese Harmony」均是 NAS 產品。而Nikka 方面亦推出了余市、宮城峽、竹鶴等 NAS 酒款,而且也推出了更多特別款式的威士忌,或是穀物威士忌(Grain Whisky)

▲新余市(NAS)及新宮城峡(NAS)少量

為NIKKA尚有發售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 純麥芽威士忌「竹鶴」為NIKKA現時集中推出的威士忌款式

 


▲余市蒸餾所限定原酒 Peaty & Salty(左)

,Woody & Vanillic(中) ,Sherry & Sweet(右) 

 

▲於國際得獎的NIKKA COFFEY SERIES的威士忌

        在未來五至十年 NAS 產品將會大行其道,同時也會推出一些特別口味的威士忌。直到十年後高年份原酒累積到一定數量後,才會重新回歸市場。

所以相信,於未來的日子,余市及宮城峽的有年份版本皆會隆重回歸。

HOME

四套日威迷一定要知道的名酒系列!

圖文來源:一飲樂酒誌

        你也喜歡日本威士忌嗎?除了比較常看到的常規品(像是新山崎、白州12年…等等)之外,還有許多稀有、知名(而且昂貴)的珍稀酒款。「日本威士忌全書」整理出知名的八套日本酒系列,而本篇文章將聚焦在其中四套,與我們一起細細品味背後的故事與滋味吧! 

單桶山崎/白州系列(三得利)

         2002年7月,三得利在網站上推出了三支山崎的單桶裝瓶:1979年的水楢桶、1984年的雪莉桶和1991年的波本桶。這三支都是原酒強度裝瓶,只做簡單的過濾。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價格,1979年水楢桶的價格是18,000日圓再加稅金。根據發售後所做的一項調查,人們很喜歡這些裝瓶,希望三得利能多出一些單桶原酒。三得利回應市場需求,又推出了新的三支酒,過去的美好時光啊!第二版在三十分鐘內賣完。威士忌迷完全為之瘋狂。2003年6月,三支白州的單桶上市了,還有另一支山崎單桶也同時推出。這一次,白州單桶在十分鐘內完售。當今限量發行的酒款通常在幾十秒內完售。但是我們談的是十五年前,當時日本威士忌還沒有現在那麼流行。 

        2004 年11 月,三得利開始了私人選桶(Owner’s Cask)計劃,允許個人或公司購買整個橡木桶的威士忌並加以裝瓶。從那個時間點開始,喜歡單桶威士忌的人有了新的選擇。單桶(The Cask of…)系列的業務在2005年恢復,一部份在2007 年推出。這個系列在2008 年結束。最後一瓶是1979年的水楢桶。這個系列正式結束。          特定年份麥芽威士忌系列(The Vintage Malt): 跟以往不同,這是一整套同時推出的。當時的想法是如同銷售廣告所寫的「給生命中特殊而有紀念意義的年份。」十六支連續年份的威士忌(1979到1994年)被一次推出,所以人們可以選一個對他們最有意義的年份購買:成年、大學畢業、結婚、小孩子出生⋯⋯等。 

有趣的是,每一支(不同年份)酒的調性都不一樣。每一支在酒標上會特別標示蒸餾廠(山崎或白州)、桶型、發酵槽材質(木頭或不鏽鋼)、用來蒸餾的罐式蒸餾器的形狀、熟成的酒窖倉庫 。這顯然希望人們不只買一個年份,因為可以比較每支酒的詳細資料。 

余市/宮城峽 20年系列(尼卡)

        2004年12月,尼卡推出了一支限量的,1984年蒸餾,酒齡二十年的酒。接下來的六年,他們每年年底都會推出單一年份,二十年的酒。當時的販售價格非常合理(20,000日圓,這個價錢對現在來說非常便宜,但是在當時已經是非常高的價格了)而且被日本的威士忌迷大為接受。在2007年,1986年的版本在世界威士忌大獎(World Whiskies Awards, WWA)被選為「最佳日本單一麥芽威士忌」,在獎項公佈的時候,原先推出的五百瓶早就完售了,所以尼卡在2007年5月又推出了特別WWA版本的1986年版本。

         

        2009年1月,第一支宮城峽年份酒依照相同的概念,也推出了二十年酒齡的酒。很可惜這個系列在2010年底就停止了。原因是熟成的庫存吃緊,優先順序必須重新評估。這個系列發行時間在新一波日本威士忌熱潮來臨之前,所以大部分的酒都是買來喝的。正因為如此,即使在今日,日本的酒吧架子上還經常可以看到這個系列。 

 伊知郎的撲克牌系列(ICHIRO’S CARD SERIES,羽生)

        時間:2005年,地點:東京惠比壽的Bar Panacee。肥土伊知郎的朋友介紹了一個有繪圖設計背景的威士忌迷阿部健給他認識。當時的伊知郎才剛獨立拯救了他祖父的蒸餾廠(羽生)所留下的幾百桶威士忌庫存。接下來的挑戰就是要慢慢把這些庫存裝瓶並販售。有鑑於大多數人在酒吧都會遇到不知如何點酒的問題,伊知郎和阿部開始一起想辦法。 

首先,人們如何決定要挑哪一支威士忌來喝?他們首先的結論是,對於那些不是很懂威士忌的人,都是靠酒瓶的外表(也就是酒標)來選擇。這支酒必須在視覺上突出,並且有故事可以讓酒保跟客人解釋。換句話說,這瓶酒要能夠開啟話題,如果能變成一整個系列的其中一支,吸引力就更大了。人們會自動把它們歸屬於同「家族」,而且也同時會吸引收藏家注意。他們想到了非常有創意的主題:一疊撲克牌。這是在視覺上大家都能產生共鳴的。人們只需要說他要黑桃A或紅心2,如果喜歡,想要試一杯或者之後想買一整瓶,他們都只要記得那張牌。 

 

         接下來發生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伊知郎負責選桶而阿部負責設計酒標。唯二的例外就是最後兩支鬼牌,是由一個四人團隊所設計的酒標。雖然撲克牌概念貫穿了整個系列,但是每個花色都有個別的視覺效果和不同的副主題或第二元素(例如星座或花朵)。該系列的第一支酒是方塊K(2005年推出),最後推出的是兩支鬼牌(2014年,黑白與彩色)。在這十年之間,日本威士忌的大環境經歷了非常大的改變。前十幾支發行的撲克牌系列架上可以放上好幾年無人問津,瓶身佈滿灰塵,而如今要買到最後幾支撲克牌系列的機會,卻可能跟發現四葉幸運草一樣難。早期推出的幾支人們都是買來喝的,而2010年後推出的則被視為收藏品(這裡牽涉到瘋狂收集的、未開封的和轉賣的)。在這一系列結束的時候,拍賣網上的價格可能是當初售價的二十到三十倍。

 「能」系列(Noh)

        能系列是一番公司的大衛.克羅和馬辛.米勒的構想。酒標是使用日本傳統能劇(起源於十四世紀)裡的面具和戲服為題材。這個系列幾乎使用的都是輕井澤的酒。

        第一支能是200毫升大小的酒瓶,只提供給日本市場。也就是說只有在能劇團「神遊」(Kamiasobi)演出時販賣。大衛.克羅解釋:「跟神遊劇團的關係完全是偶然建立的,當我們被詢問是否願贊助他們的新劇《麥溜:麥芽威士忌物語》時,那時剛好是Whisky Live 2008之前,他們很爽快答應到Big Sight(酒展場地)來做一場表演。我們收到要求希望不要用輕井澤或一番的酒標,所以我們馬上想到能劇的面具和戲服。很多劇團的成員都懂也熱愛威士忌,很高興可以參與這個活動,我們每一瓶的酒標都付了授權金,以支持他們的表演活動。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第一支能的裝瓶並不是日本威士忌,而是蘇格蘭威士忌。劇團的第一支迷你瓶(酒標上寫著神遊的原始單一麥芽威士忌)是一支12年酒齡的皇家布萊克拉(Royal Brackla)1993年蒸餾的酒,酒精度是46%。他們接著選了三個單桶(應該都只裝部分),一支是1995年蒸餾,12年的卡里拉(Caol Ila),酒精度46%;另兩支是輕井澤:一支13年(1997/2010,桶號 #3312,60.2% 酒精度)和一支 19年(1991/2010,桶號#3206,60.8% 酒精度)。所有此系列的其他裝瓶都是700毫升裝,並提供給國外的經銷商。 

         神遊劇團最後的演出是在2016年3月,在那個時候,已經沒有太多輕井澤的庫存。此系列偶爾也許會增加一、兩瓶,但也不一定會是輕井澤的酒。俗話說,還沒結束前都不算結束。而根據大衛的說法,它還沒結束。 

圖文來源:本文轉錄自:一飲樂酒誌  

HOME

神秘的日本水楢桶 – 為什麼這麼稀少又貴?

圖文來源:一飲樂酒誌

        水楢桶?除了日本威士忌好像很少其他地方用它耶?為什麼水楢桶很稀有啊?每次一出水楢桶一堆人就瘋了一樣的去搶? 

        以上的這麼多問號,可能就是你對水楢桶的印象了。今天我們就來大解密!水楢桶到底是個怎麼樣的東西~ 

一推出馬上漲翻天的「山崎18 Mizunara 2017」 

水楢是什麼?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水楢桶的原材料 – 「水楢」。 

水楢,圖片來源:日本樹木圖鑑 

        水楢,日文:ミズナラ(Mizunara),別名オオナラ(大楢),因為含水量高而得名。        由於水楢適合在寒冷的地方生長,最主要在日本偏北方生長(從鹿兒島高隈山到北海道都有)。說穿了其實水楢就是橡木的一種,用橡木來作橡木桶,很正常吧。由於水楢很重又結實,不易爆裂,常作為高級木材原料來作家具、地板等等。

……啊這是稀有在哪裡?不都拿來做家具了? 

北海道水楢木餐桌,一張要價11萬台幣! 

        看到這張桌子的價錢了嗎?水楢雖然分布在不少地方,但數量稀少,原木的成本是相當高的。此外日本嚴格限制砍伐80樹齡以下的水楢,就算花錢都不見得拿的到。適合製桶的木材更少,因此三得利一年只能產出100個水楢桶。

 製桶需要筆直的木材,

但水楢常常這樣彎彎曲曲的很多節點,很難找到適合的。 

        除了原木成本高之外,用水楢來製桶更是困難,需要高超的工藝。由於水楢木本身含水量高、孔隙較大,做酒桶容易滲酒,加工困難,因此製桶的成本就更高了…… 

差到多少呢? 

        波本桶大多一個120美金左右,雪莉桶600~700美金,而水楢桶通常要五千美金以上!(而且常常有錢買不到) 

當初怎麼會拿水楢來陳年?

        因為二戰的時候日本被經濟封鎖,三得利好長一段時間無法取得美國、歐洲的橡木桶來用,只好在國內尋找有沒有適合的木材,後來就在北海道選擇了水楢來使用。因為上面講的原木特性,製作水楢桶真是千辛萬苦,數量也不是太多。 

山崎水楢桶 

        加上水楢香氣強烈甚至蓋過酒本身味道,很多人不太看好用水楢桶陳年,因此也不盛行使用水楢桶。二戰結束進口也恢復後,大部分酒也重新使用波本、雪莉桶來陳年。 

這也是為什麼高年份的水楢桶原酒如此稀少的原因。 

所以水楢桶帶來的味道是?

        經過較長時間的陳年後,水楢桶會替酒液帶來沈香、檀香型的氣味,還有香草和椰子等。很多人形容水楢桶有日本神社、寺廟中線香和焚香般的香氣,這替水楢桶威士忌帶來了一種禪意和莊嚴的感覺。也有不少人表示水楢桶威士忌的森林、泥土味較明顯,用神之水滴的意象表現大概就是: 

 「這就像是森林中,神聖莊嚴的日本寺廟一樣啊~」 

        由於水楢桶威士忌近一段時間在國際市場上的聲譽不錯(像是Jim Murray多次把水楢桶選入「威士忌聖經」最佳威士忌,山崎水楢桶也得過不少獎項),水楢桶開始受到玩家注目,除了日本外一些蘇格蘭威士忌也開始嘗試用水楢桶過桶。例如波摩Bowmore Mizunara Cask Finish、Chivas Regal Mizunara。 

不過就像前面說的,水楢桶成本高,酒款的價格通常也不便宜。但是被稱為「日本風格威士忌」代表的水楢桶酒,有機會一定要試試看喔!

HOME

日威崛起史(上) -日本威士忌的開端與兩巨頭

圖文來源:一飲樂酒誌

        日本釀造威士忌不過百年多,為何在短短的時間內價格翻倍再翻倍,成為了眾收藏者一瓶難求的夢幻逸品?讓我們一起走過這段日威崛起的歷史~ 

日本威士忌如何成長至今? (圖片及封面圖來自: 紐時中文網)

 

你必須知道的兩個人:鳥井信治郎 & 竹鶴政孝

        你可能也看過了日劇「阿政」,那對竹鶴政孝(Masataka Taketsuru)這個名字一定不陌生。作為「日本威士忌之父」,Nikka 的調和威士忌「竹鶴」正是為了紀念這位大師。但是鳥井信治郎(Shinjiro Torii)你可能就不一定知道了,鳥井先生是日本三得利的創辦人,也是找來竹鶴大師建造山崎蒸餾場的人。這兩位都是日威的重要推手,接下來的故事也圍繞的兩個人展開。 

 

 

日本威士忌的開始

        1853 年,日本黑船事件爆發,美國海軍直破江戶灣,打破了日本的大門的同時,也帶來另一種不同於東洋的味道,也就是威士忌。 

        當時雖然政治的中心是在東京,但大部分的商業活動仍以商業都市的大阪為主。大量的舶來品從神戶傳入,引起了大阪有錢人的注意,因此葡萄酒、威士忌一類的洋酒飲品,就開始以大阪為核心向外拓展。其中三得利集團的創辦人–鳥井信治郎就是在這塊土地中汲取養分的。 

        早期日本人品飲洋酒的習慣與台灣十分接近,對於酸味重的葡萄酒以及煙燻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一向都敬謝不敏。鳥井信治郎在1899 年成立了「鳥井商店」(後來變成「壽屋」,三得利前身),除了進口舶來品之外,也成功打造了符合日本人口味的葡萄酒(一種甜味紅葡萄酒「赤玉紅酒」,曾拿下日本 60% 葡萄酒市佔),並打算趁勝追擊攻略威士忌市場。 

「赤玉葡萄酒」的宣傳海報

        於是 1923 年,鳥井信治郎決定在大阪島本町建立山崎蒸餾所,開啟日本威士忌新的一頁。(雖然早在1870年就有日本私釀威士忌的紀錄,不過真正企業化生產是從山崎開始的。) 

現在的山崎蒸餾所外觀 

        當時鳥井信治郎急需一名專業人士協助創建蒸餾廠,四處詢問有無合適人選,而他只得到了一個名字「竹鶴政孝」,竹鶴政孝究竟何許人也?為何所有人都推薦他? 

        竹鶴家原本就是釀酒世家,竹鶴酒造一直家族事業。竹鶴政孝除了學校本科就讀釀酒,畢業後也在釀造洋酒的攝津酒造工作。而讓他能力進一步提升的契機,是受攝津酒造社長之命遠赴蘇格蘭格拉斯哥大學,在這個威士忌大國學習釀酒。當時竹鶴政孝四處拜訪蒸餾廠,希望可以有機會實習,但處處碰壁。(本來要在蒸餾場找工作就不容易,何況是一個日本人呢)後來好不容易 Longmorn 才給一週的實習機會,竹鶴政孝在一週內把所有可以學到的知識都抄進了「竹鶴筆記」這本小冊子裡。 

 建立了竹鶴政孝蒸餾知識的「竹鶴筆記」(復刻本) 

        在蘇格蘭時,竹鶴政孝也結識了老婆 Jessie Roberta Cowan,後來結婚登記後取了日本名竹鶴リタ(Rita)。但是竹鶴家相當反對這們跨國婚姻,這導致竹鶴回日本後直接分家。(看「阿政」就有這段故事啦~) 

        好景不常,1920 年代日本經濟大蕭條,攝津酒造不得已停止了威士忌計畫,竹鶴政孝花了大把時間學習卻無用武之地,在 1922年黯然離開攝津酒造…不過還好,這時候鳥井信治郎就找上門來了!「山崎蒸溜所」就在 1923 年問世囉~ 

山崎的首款產品「サントリー白札」 

        1929 年三得利推出了首款威士忌產品「白禮」,可惜日本人並不買單,畢竟竹鶴所堅持的蘇格蘭風味對當時的日本來說還太過前衛,因此銷售狀況很不好…竹鶴政孝就被調去剛收購的橫濱啤酒工廠當廠長,但 1933 年啤酒工廠遭轉售也未告知廠長,竹鶴政孝深感不被信任。 

        而且竹鶴和鳥井的理念也出現分歧,鳥井認為應該生產適合日本人口味的威士忌,但竹鶴堅持有煙燻風格的蘇格蘭口感。加上啤酒廠事件,竹鶴因此毅然決然離開了三得利…

HOME

日威崛起史(下) – Nikka與三得利的半壁江山

圖文來源:一飲樂酒誌

        在上一篇(上集: 日威崛起史(上) -日本威士忌的開端與兩巨頭) 我們看到了日本威士忌的開始,而鳥井和竹鶴兩人分道揚鑣之後,又是如何帶領 Nikka 和三得利撐起日威兩片天,甚至引起世界矚目呢?

 

Nikka的崛起

        先來看看竹鶴這邊,1934 年竹鶴來到了他的夢想之地北海道,並在這邊建立了「余市蒸溜所」。(當初竹鶴就想要在北海道建立山崎蒸溜所,不過鳥井覺得交通偏遠也不便參觀,才建在大阪) 

        因為威士忌需要好幾年才能熟成出售,初期竹鶴的「大日本果汁株式會社」(Nikka前身)只能靠販售余市特產蘋果汁維生,一直到 1940 首批「日果威士忌 Nikka Whisky」才上市。(終於有酒可以賣啦~)

 

當年的 Nikka Whisky 和 Nikka Brandy 

搭著國內對威士忌等洋酒需求攀升,Nikka 的販售也取得了好成績。1969 年,Nikka 又在仙台建立了「宮城峡蒸溜所」。

 

        至此 Nikka 已經成為日本數一數二的威士忌大廠,但真正的大成功,卻是在竹鶴去世之後。(竹鶴於 1979 年 85 歲去世,和妻子 Rita 一起葬在最愛的余市。) 

        在 2001 年,余市 single cask 10年獲得 Whisky Magazine「Best of The Best 2001」,2007  & 2008 年余市的 1986 和 1987 連續兩年獲得 WWA 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紀念竹鶴政孝的品牌「竹鶴21年」也拿下 2011 WWA 最佳調和威士忌。再加上後來「阿政」日劇推波助瀾,余市被大量搶購。2015 年 Nikka 宣布由於原酒不足,原本常態性商品余市年份款停售,更導致余市價格瘋狂飆高…現在已經是一瓶難求。

 

三得利大獲成功

        另一方面,三得利開始走另外一個迎合日本口味的路線,1937 年推出就是後來大受歡迎的「角瓶」系列。(對,就是超商也買得到的那個角瓶!) 

         其後,三得利陸陸續續推出了不同酒款像是 Torys, Suntory Whisky Old 等等。三得利對日本威士忌市場還有另一個貢獻,就是投入大量行銷資源推行「水割」和「Highball」喝法。(喝法詳細請參考: [威士忌知識] 一定要純飲?六種該試試的威士忌喝法) 讓一般民眾可以在居酒屋可以用便宜的價錢喝到,加上低酒精濃度,很多人開始願意嘗試威士忌,當然銷售額也節節上升囉。 

1973 年三得利在山梨縣白州町設立了「白州蒸溜所」,後來也成為一線品牌。

        接下來就是三得利有名產品一一出籠的時候了:1984 年「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問世、1989 年「響」威士忌作為創立 90 週年紀念登場、1994 年開始販售「白州」。 

        而三得利威士忌開始引起國際注意,是在 2003 年「山崎12年」獲得ISC金賞開始,接下來的 10 年間三得利旗下產品橫掃國際威士忌大獎,可以說幾乎沒有一年沒得獎的。詳細的得獎經歷可以參考這邊(連結點我)。尤其「響」連續多年拿下WWA最佳調和威士忌、「山崎25年」拿下2012最佳單一純麥、白州也在 SWSC 和 ISC 拿下多個獎項。Jim Murray 在 2015 威士忌聖經中把「2013 年山崎單一麥芽雪莉桶」選為年度最佳威士忌更讓世界震驚。 

        得到各項大獎後,國際對日本威士忌的關注陡然上升,酒廠的原酒不足支撐如此龐大的需求。物以稀為貴,也導致這些酒款價格幾乎都是過去的 3~5 倍以上。 

日本威士忌的未來?

日本蒸溜所地圖(圓點代表已經關廠,星星代表仍在作業中)

        蘇格蘭當地釀造威士忌已是數百年的歷史,有大量的古酒可以任君選用。但日本開始工業化製作威士忌至今其實還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再加上釀造初期銷售的不順利,可以想見當時釀造的數量並不多。而當日本威士忌成功取得國際聲譽,日威的好味道被大家所發現時,物以稀為貴的現象開始發生,一窩蜂的搶購熱潮就造成了日威價格的不斷飆漲,才導致現在就算有錢也買不到日威的窘境了。 

        產量不足的情況下很多收藏家也開始尋找兩大廠之外的日威,因此所有日本威士忌的價格幾乎都直線上升。而眾多原本較不知名的日威也藉此浮出,像是秩父、信州、或是最近出現在台灣的倉吉等等,之後再跟大家介紹。 

        想想幾年前,還能用一張小朋友就買到余市 12 跟響 12 年來享受,日威 CP 值超高的時代已不再,只能看著空酒瓶不勝唏噓~ 

但不要太洩氣,就算買不到限量商品,至少便利商店你還是買得到同樣是三得利出產的角瓶啊!套個蘇打水自己做Highball,一邊想著鳥井跟竹鶴吵架的故事一邊配烤肉,一樣是一個好棒棒的假日的!(握拳)

HOME

日本威士忌o

日本威士忌
HOME

日本威士忌p

日本威士忌

HOME

日本威士忌q

日本威士忌

HOME

日本威士忌r

日本威士忌
HOME

日本威士忌s

日本威士忌
HOME

日本威士忌t

日本威士忌
HOME